【无双】【辽禁】心则未远(高甜求婚)(一)

我激动得要讲都不会话了!

做个污喵王:

主cp:张辽/于禁

少量:乐李、渊蝶

带上老实人徐晃还有霸宝、文姬一起玩

人设来自真三,现代au,有少量ooc

分级:全文发完了就考虑单独炖个肉肉,欢迎来点菜^^

特别感谢 @࿄仁增卓瑪࿅  @青袍龙葵子  @路扯三国  @路漫漫其修远兮 谢谢众位大大带我入坑!我来割腿肉了!

---------------------------------------------------------------

    清晨的一缕阳光挣扎着从窗帘之间的缝隙中钻入室内,最终笼罩在了躺在床上的男子的脸上。“啧……文则这家伙叫人起床的方式真是和他本人一样……毫不坦率啊……”被阳光火红色的攻击所折服的张辽,最终放弃了抵抗,把盖在眼上的手拿开,双臂一撑,从床上坐了起来。习惯性的用手抿了下唇角的胡须,用力睁了睁眼睛。

 

    床头柜上的闹钟现在已经是上午9点30分,的确,这个点起床,用高中教导主任于文则先生的标准来说确实是应当被罚站处刑了。所幸天恩浩荡,于主任看在他难得能够休假三天的份上并未用“平时7点就应该起床了”的标准要求他,也就是把窗帘拉开了一点,这样等太阳升的够高就会自动照在张辽脸上,让太阳替他把人叫起来。

 

    酒精的味道还残余了一些在唇齿间,回忆起昨夜张辽忍不住笑了笑,因为要和局里的哥们密谋做一件重要的大事,他请了那帮酒鬼大喝一通,最终就连最醉心武术事业坚持克己的徐晃同志也喝了个摇摇晃晃,边走还边念叨“所谓武艺的巅峰……就是……额……绝不倒下……”然后扶着墙,顺手拿着自己的头巾擦了擦嘴。乐进扛着李典回了家,远远地能听到李典的声音“我有种预感……明天一定会成功的!”。夏侯霸打车来接走了自己的两个老爸,顺便不断地附和着他的儁乂爹爹“最美丽的人当然是爹爹您啊!当然是您啊!是您啊!”

 

    反倒是请客的张辽,从容镇定地目睹了这一切而且并没有被兄弟们带进酒醉的阴沟,当然这也是因为兄弟们知道他要做一件大事所以对他的特殊照顾,否则张大队长也少不得又要让他的家属于主任来把他领走。不过饶是兄弟们照顾,从楼下烤肉店溜达回家的张辽也是喝了个酒酣耳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像一件披风一样盖在了正在客厅喝茶看书的于禁身上。

 

    并且这件披风无风自动还特别高温。

 

    张辽忍不住悄悄回忆了下于禁昨夜的眼神,从一开始被他圈住肩膀被喷了一脖子酒味时候的皱眉与无奈,到后来想要把身后人肘开然而又不舍得用力的纠结,到后来某些部位被揉搓得发热眼中的难耐……“他的眼中有星辰大海啊……”张辽忍不住摩挲了一下昨夜被对方轻轻咬过的嘴唇,心底像是被滴进了一滴水,充满了柔软和温暖。

 

    他俩相识的方式说传奇又不算传奇,不过是一个俗套的“英雄救美(男)”。那天张辽和自己的下属乐进李典一起值班,开车在自己的区片里巡逻,已经晚上11点多,路上人并不算多,所以大家的精神也算放松。

 

    只是车里的气氛么,略有点,甜……

 

    张辽假装自己从来没看过后视镜,一眼也没有,假如有的话,自己也什么都没看到。因为坐后面那对竹马竹马两只小手拉得不要太紧,眼神不要太火热,一辆警车里简直犹如一个高浓度的恋爱烤炉,生生把前面的老大烘成了焦炭。张辽一只手把着方向盘,一只手扶着额头,心想你们两个小年轻能不能饶了我这个单身汉,要不是你俩是我的下属我还有工作指望你们做,我早就把你俩一把火点了,妈的,还能不能好好上班了。

 

    但是,故事往往就发生在这种松懈而无趣的时刻,拐过一个弯,来到了市立高中门口,他们看到四个人鬼头鬼脑的翻过了高中的围墙,而且眼尖的张辽发现了一个男子身后别了一把明晃晃的刀,漏出的半截刀刃在昏暗的街灯底下一闪而过。职业的敏感终于切断了身后小情人的“爱之凝视”,三个人都意识到了今夜有大活了,张辽微微挑起一边嘴角,摸摸了自己的唇须,说“伙计们,走,给这些不知死的一点厉害瞧瞧”。在爷的辖区里犯事,好大的胆子!

 

    三个人迅速停下车,略一拟好方针就冲进了学校,兵分三路最终在四楼的财务处附近发现了小贼的踪迹,只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他们看见的场面是地上倒了一个,一个小贼正持刀和一个高大的男子对峙,听到来人的脚步声,靠近楼梯的另两个小偷匆匆逃逸。张辽大吼,“你们去追那俩!这里我来对付!”于是李典拉着乐进迅速冲到楼下开始堵截。

 

    持刀的歹徒发现身后来了人,知道麻烦大了,竟然直接拎着刀冲向了刚刚与他对峙的男子,张辽见势不好自己又不可能瞬移过去,直接拔出随身带的电棍,打开按钮甩向对方,心里默默祈祷千万别误伤了群众。不过他在警校的时候练习过标枪,投掷成绩一向十分好,这次也并未失效,被电棍打到大腿之后,小偷发出“嗷”得一声嚎叫然后倒了下去,电棍“吧嗒”掉到了对面男子的脚下,然后张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子默默捡起了电棍,一声不吭地又在小偷的另一条腿上补了一下。然后他抬起头,看了看正向自己跑来又明显被吓了一跳的张辽。

 

    那是怎样的眉眼呢?张辽不算太爱读书,更不读什么言情小说,从来只听过“一双狭长的凤眼”这种形容却并未见过,但是就在这一眼间,他觉得“古人诚不我欺也”,这一眼看得张辽连宾语前置都想了起来,也算对得起曾经险些被他气死的语文老师了。一双细长的凤眼,微微皱着的眉头,略抿着的有着薄唇的嘴,经过了刚刚的打斗刘海散了几缕在额前,对面的男子并不是一副警察常见的受了惊吓的样子,而是有一种谜一样的烦恼表情。

 

    他的眼睛在声控灯光的照耀下微微反着光,像是窗外的星斗,穿着衬衫,外面套了一件羊绒马甲,合身的裤子上些灰尘,大约是之前的打斗留下来的。在这一瞬间,张辽从来没有这么感谢自己是个眼光犀利的警察,同时也纳闷自己,对面是个男人怎么还看得这么认真(而在后来很长的时间里,他也很感谢自己的眼力和记忆力)。

 

   张辽先看了看一开始就倒在地上的小偷(是晕了没错),然后保持着略微戒备的姿势朝着手拿电棍的男子走过去,生怕对面是一个疯子再拿着他的电棍袭警,毕竟能迅速把一个人打晕的高大男子虽然未必是他的对手却也不能掉以轻心。但对面的人还好并不是那样,他沉默着将电棍关闭然后抛给了张辽,张辽接住自己的家伙地同时也放下了心,问道“你没事吧?我是合肥区的巡警队长张辽,路过这了看到有人翻墙进了学校,一会要麻烦你跟我走一趟做个笔录了”,“还有,你是谁?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在这里?”。

 

    “在下于禁,市立高中的教务主任,今天加班……多谢。”对面的男子皱着眉头说,但是张辽分明看到了对面男子在道谢时微微翘起的嘴角,没来由的,他的心轻轻一跳,还好在这个安静的走廊中只有他自己知道。

 

    后来的事就简单得多,张辽给地上的小贼一人赏了一个手铐,个子不输给他的于禁和他一起一人拖着一个就下了楼,在路上于禁告诉他自己平时也练过一些散打,对付个把毛贼应当没有问题,不过还是感谢他的帮助,楼下乐进和李典乐呵呵地看着被拷成一团的另两个小贼,又在看到他两人一起出来的时候互相交换了一个谜一样的眼神。他们叫来了另一辆警车帮他们搬运这次的“战利品”,然后于禁坐着张辽的车和他们一起去警局做笔录,当车子开动时,张辽鬼使神差地看了看身边的男子,看着他唇边的短须和下巴的弧线,竟然萌生出了想用手轻轻摸一把的念头,这念头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一直以为自己笔直如箭的张辽大队长,就在一种彻底懵了的状态下把车开回了警局。


TBC


嶋野文则

专注冷坑 爬墙狂魔